一张沪A牌照40万元 “禁限摩”紧箍咒下的摩托车市场调查

本报记者 刘媛媛 上海报道

身在摩托车行业打拼的从业者深刻感受到了近10年来摩托车产业的变化,从“高光”时刻到产业没落,再到“起死回生”,每一次的变化都令他们忐忑不安。

“相比10多年前,我们现在很艰难,来我们这儿看车的都是普通消费者,买得起车却买不起牌照,一张沪A牌照炒到四五十万元,这还让我们怎么卖车?”“以前摩托车只是交通工具,也就最近10年左右,以玩乐为主的摩托车在国内慢慢受到关注,这一类型的还能赚点钱,但是竞争也很激烈。”

上述言论出自上海地区两位不同摩托车品牌经销商之口,一位是浙江钱江摩托(000913,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江摩托”,000913.SZ)的经销商赵斌(化名),一位是哈雷摩托的经销商陈春(化名)。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还采访了本田、凯旋等多家国内外摩托车品牌经销商,虽然经营状况不尽相同,但他们一致认为,近些年“禁限摩”政策、产能过剩、同质竞争等对摩托车行业造成了很大冲击。

“中国曾经被称为自行车王国,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变成了摩托车大国,但是摩托车行业产生很多的问题,因此出台了一些禁限摩政策,比如限制车牌的发放等,导致销量出现波动。不过当前政策有放松的趋势,总体形势对摩托车企业还是有利的。”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看来,这一趋势下,国内摩托车企业应该及时调转车头,生产一些更符合一二线城市年轻人需求,更具备智能化特点的产品。

被“禁限摩”扼住咽喉

中国不仅是汽车大国,曾经也是摩托车大国。不过,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后,随着道路资源趋于饱和,摩托车被贴上了“危险”“污染”等标签。因此,1985年北京市率先开始实施限摩政策,此后各大城市相继效仿。截至目前,有超过200个城市实施了“禁限摩”政策,这些城市实施时间大多集中在2000年以后。

华东区域以上海为例,在上海市《关于本市道路禁止通行、限制通行措施的通告》规定中,明确指出了悬挂外省市号牌的摩托车禁止通行的区域,上海本地牌照同样有限制,其中还细分到悬挂“沪A”“沪B”号牌的普通二轮摩托车、轻便二轮摩托车禁止通行的道路,以及悬挂“沪C”号牌的普通二轮摩托车、悬挂“沪C”“沪D”“沪E”号牌的轻便二轮摩托车禁止通行的道路。

上海市某摩托车赛车俱乐部教练于飞(化名)告诉记者:“以前上海摩托车排量大于250cc是无法上上海牌照的,后来改成了限行和限牌。限牌意思是不再发放新的摩托车牌照,如果想要上牌,只能通过私下转让买卖,这就导致市场牌照存量越来越少,价格越炒越高。”

“上海的摩托车牌照是很贵的,其他地区可能就是正常的一个上牌费,但上海已经停止发放新牌照很多年了,现有牌照在市场上流通的价格非常高,沪A的话甚至被炒到了40万元,都可以买辆入门豪车了,沪C也将近7万元。”陈春感叹道,虽然很多在上海的消费者喜欢摩托车,却因为牌照费用过高而放弃购买。

王鹏指出,上海的这一情况不是特例,在北京,摩托车牌照也已经多年没有更新,一个京A的车牌已经炒到了十几万元。

正是受到这种“禁限摩”政策的影响,国内摩托车市场自2008年登顶后,总量逐渐萎缩。以数据佐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摩托车分会统计显示,2008年,我国摩托车行业销量达到2750.20万辆,创下新的纪录,但到2018年销量已下降至1557.05万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斌多次将“压力太大”挂在嘴边。“因为禁限摩政策10多年一成不变,在牌照发放上卡得死死的,让我们摩托车经销商压力非常大,有实力能买到车牌的都选择了大排量运动型摩托车,普通消费者只想买辆便宜点的用来代步却很难。所以我们店里现在都在卖电瓶车了,卖起来快且手续简单。”

中大排量成“强心剂”

虽然在政策的限制下,摩托车市场这些年遭受了重创,但行业也并非一味悲观。中汽协数据显示,受排放切换、国四等因素影响,2019年摩托车销量回升至1713万辆。

前瞻产业研究院则通过数据分析指出,全行业摩托车产销量明显增长,其中250cc及以上大排量摩托车增长较快,市场份额提升,电动摩托车也呈高速增长之势。

在记者的走访过程中,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一家本田摩托车销售经理魏东(化名)透露,整个行业内不管是国外品牌还是国内品牌,大排量摩托车的销量都处于上升阶段,这类车的客户主要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爱玩车的群体。“虽然本田摩托车中最便宜的大排量车型也要6万多元,但我们店去年销售量是835辆,全国本田的销量是将近破万,我们今年的目标是达到15000辆。从上半年完成情况来看还是不错的,因为主要是以娱乐性质为主,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具体到相关企业,记者梳理发现,浙江春风动力(60312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风动力”,603129.SH)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7.82亿元,同比增长8.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4亿元,同比增长67.51%。

由于主打休闲娱乐的中、大排量车型,春风动力未受到国内部分城市“限摩禁摩”的影响,业绩连续多年保持增长。虽然该公司海外收入占比达六成,但公司方面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在海外蔓延,短期内销售订单会面临缩减或延迟的情况,从长期看影响不会太大。

钱江摩托上半年则实现营业收入15.14亿元,同比下滑19.9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41.14%。虽然销售总量受疫情影响出现了下滑,但其大排量摩托销售同比增长了5.73%。

华西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按照发达国家摩托车市场估算,2030年,中大排量摩托车销量将达到112万辆,为目前的9倍,市场潜力巨大。

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今年,争议了35年的“禁限摩”再次进入大众视野,原因是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在全国两会上建言试点开放“禁限摩”,随后西安、武汉、郑州等地“禁摩令”于7月份相继到期,引发网友关于是否就此取消的遐想。

不过,在王鹏看来,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受困于交通的发展,可能还会继续“禁限摩”,其他地区有放开的趋势。“就像楼市一样,在总量控制情况下,要精准施策,而不是全国一刀切,我觉得未来一城一策是一个发展趋势,对摩托车企业来说可能是有利的。”

趋势向好不代表就能高枕无忧,据中汽协摩托车分会统计分析,目前国内250cc排量以上的中大型摩托车销量刚刚超过10万辆,对标全球水平,渗透率仍然很低。未来智库预测,国内中大排量摩托车销量有望达到100万辆左右,拥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中大排量摩托车在核心部件方面具备一定技术门槛,目前国内中大排量摩托车以进口为主。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摩托车行业竞争格局短期趋于分散,随着市场逐步成熟,市场份额最终将向品牌力突出、动力总成技术领先、整车设计能力强的头部自主、合资品牌集中。这一趋势下,王鹏建议,国内摩托车企业应及时调转车头,生产一些更符合一二线城市年轻人需求,更具备智能化特点的产品。

事实上,在中国摩托车市场面临转型升级的当下,不少摩托车企业也开始注重推进产品升级,电动摩托车亦成为行业增长的主引擎。

以春风动力为例,去年12月,春风动力方面曾公开表示,拟投资建设年产5万台电动车建设项目,预计建设投资为1.31亿元。今年将打造全新的独立电动两轮车品牌,并在上半年发布概念车,首款车型有望于下半年交付。春风动力方面向记者透露,如今疫情影响下,原本的计划可能会受到影响,略有后延,但电动车仍是公司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

不久前,宗申动力(001696,股吧)(001696.SZ)方面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经布局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产品,并已实现小批量生产。

钱江摩托方面,去年与杭州雷霆电动车有限公司合作投资设立了钱江雷霆(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并推出了魔灵电动。去年,钱江摩托还与哈雷戴维森敲定合作,据陈春透露,双方合作的新车内部已经看到样车,有望于9月份正式公开。

“摩托车还是比较小众的,政策上也不是很支持,所以很多国产品牌能做到现在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要想促进整个市场的发展,还是希望有一个合理的政策,让摩托车市场更规范化,更具有活力。”魏东说道。

图说:上海市长宁区的一家本田摩托车销售经理透露,目前行业内以娱乐性质为主的大排量摩托车销量处于上升阶段,虽然本田摩托车最便宜的大排量车型也要6万多元,但销量仍然逐步提升。刘媛媛/摄影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