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艺术书展破茧成蝶

9月4日至6日,第五届abC(art book in China)艺术书展(下称“abC书展”)在上海举行。在为期三天的展览中,139位本土参展方,包括艺术书机构、杂志、书店、发行方、16家委托展出的国际出版机构,以及分别得到荷兰驻华大使馆、瑞典驻华大使馆、瑞士文化基金会支持的国际艺术书特展板块,共同带来了共计超数千本的优秀艺术出版物。妙趣横生的出版物创作吸引了从全国各地慕名前来的文化艺术爱好者,一波又一波打扮得入时又个性的年轻人如海浪涌入展场所在的下沉广场的每个角落。

第五届abC艺术书展现场。图 梁信 摄

逆风而起

“艺术书”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的艺术家由于缺乏办展的资源和财力,只好选择小批量地印制艺术书来表达自己天马行空的概念和思考,被称为“艺术家书(Artist Book)”。进入千禧年后,互联网时代带“火”了电子阅读,大众所熟知的传统出版逐渐走向式微。艺术书的逆风操作意外“出圈”,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市场的关注和重视。不少灵活而小众的艺术书愿意为了饱满的艺术表达,不计成本地生产市面上罕见的艺术书,每每不乏有趣而具实验性的精品――这巨大的反差,无不展显着艺术书野蛮生长的旺盛生命力。

艺术书逆风上扬。图 梁信 摄

abC联合发起人赵梦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五年前,中国本土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艺术书展。因此,凭借着一股开拓性的勇气,团队在2015年决定以艺术书为媒介,开展了第一届abC艺术书展,给同类型的创作提供一个集中的展示平台和交流机会。

从第一届走到今年的第五届,abC策展团队除了关注基本的摊位展销环节之外,还不断丰富着艺术书展的内涵与外延。第一届abC书展在买卖出版物之外,安排了四场艺术家讲座、四场对话和一个艺术家手工书特展;2016年和2017年,书展着力提高公共教育内容的比重外,更设有书籍的制作印刷工作坊,增加现场观众的互动体验感;2018年,特别展览和项目的数量更是翻了一番。abC的创办人周h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bC书展不同于其他艺术博览会,它的目的不止是交易,我希望abC书展给大家的感觉像是一个关于艺术和书的节日,而不像一般当代艺术展给人以距离感。”

增强“造血”功能,羽翼渐丰

资料显示,全球最大的艺术书展――纽约艺术书展在活动举办期间可以为场地方MoMA PS1美术馆带来超过场馆日常运营一年接待的访客量。因此,后期的纽约书展通过逐年增长的展位费收入和首日预览门票收入回流成为机构运营资金。脱胎于同一种经营模式,abC书展从2018年也开始售卖门票自行“造血”,同时也更精准地筛选着观众。从本届三天可见的超长入场队伍盛况看,热爱艺术书的年轻人群体远比想象中更庞大。

每届的门票收入应该怎样可持续地再投入到书展中去呢?周h告诉记者,abC书展一年两场,展期只有短短的三天,再加上前后筹备的两个月,每年大概只有一半的时间在准备书展的活动。但随着abC书展的影响力逐渐扩大,团队决定把自己的定位从“活动主办方”调整为“长期致力于推广中国本土艺术书的机构”。因此在非活动期的半年中,她们会主动采购或收集存档每届参展方自愿捐献的艺术书,成立了ABCA艺术文献库、做播客、编杂志,今年更设立了艺术书奖的评选,以非盈利的形式来记录、讲述并鼓励中国本土新兴的艺术创作力量,为艺术书市场的整体生态不断添上新的拼图。“在书展三天的热闹过后,我们还是希望能静下心来做一些实际的拓展与研究工作。”周h表示:“尽管很多工作可能不像书展马上能够看到成效和收入,但这是需要我们去做的,它有着更长远的意义。”

不谈“小众趣味”,呈现阅读和生活的多面性

无论是艺术家、设计师或者说个体创作者,他们在心中都有一种共识:艺术书并非在宣扬一种和“大众趣味”相对立的“小众趣味”,而是想要呈现阅读和生活的多面性,因此更像是对现有系统缺失的补足。从今年的参展情况看,除了来自国内外的多个出版社外,还有文化空间fRUITYPRESS,杂志《BrandD》,书店Lanree澜瑞外文,以及北京中间美术馆、假杂志等机构,音乐厂牌琪琪音像等艺术创作个人及团体参与其中,带来丰富且多样的小众艺术文化出品,呈现出一个个光怪陆离又生机勃勃的小世界。

来自北京的一个项目主要关注思考的分解过程,带来的出版物不再是具有展示已完成结果的单一功能,而更着重于展示作品及其背后反复的细节。本次书展他们带来了一本像扇子一样折叠起来的书《c-SITE》,意在通过十位艺术家自发提出问题,作答后对下一位提出问题的形式完成,以呈现在自然且自主状态下发生对话的状态。

volume press是一个位于上海的出版工作室,关注艺术书的人大多对他们有关旅行和自我发现的杂志《LOST》系列有所耳闻。今年在最新一期的《LOST》之外,还带来了全新系列《DRAWN》的第一期。主理人Nelson表示,《DRAWN》是一本以受海启发的创意和生活方式故事为专题的杂志,新系列的初创理念是相信海能激发想象力,带我们去未知之地;而人的思想有无限的力量,就像无边的海洋一样。

谁说艺术出版仅限于纸面的创作?来自广州的设计品牌Earth Good Garments地球制衣独辟蹊径地在文化衫上绘制了一系列看似漫不经心的波普或后波普插画,表达了普通的地球人对于生活和世界的观察和思考。摊主陈先生透露,品牌主创都是80、90后一代,设计灵感主要来自小时候的各种欧美及日本动画片、书籍和唱片。他对记者表示:“看到更多的90、00后的艺术创作者在求学阶段就有机会接触甚至参与艺术书,这在10年甚至5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近年来,abC书展等艺术展的热潮让更多年轻的艺术家拓宽了眼界,在得到认可的同时也与市场产业产生直观的接触。”

瑞典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Ola Johansson笑眯眯地坐在瑞典艺术杂志《OEI》的展位上,看着现场来来往往的中国年轻人好奇地在他的摊位上低头翻阅桌上的几本大部头。不同于此前打交道的都是北京舞蹈学院的学者或表演艺术家,在abC书展,看到中国的年轻人也十分愿意了解美学,这让他十分高兴。由于旅行限制,他代表瑞典当地的诗歌主题出版物《OEI》编辑带来了这本有趣的小书,在现场也收到了不少热烈的问询。他对记者表示:“文化参赞的身份意味着我在文化领域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瑞典与中国的交流,而文学出版物正是交流的领域之一。abC书展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展示自己文化的机会,还为我们提供了与出版界特别是艺术出版界的人建立联系的机会。”

abC书展的logo是一本从中间打开的书,形似蝴蝶翩翩。它飞过了从无到有的五年――从主流市场之外,到大众视野之内――闪耀着独立的光芒,飞向下一个五年。

(作者:梁信 编辑:董明洁)

(责任编辑:冉笑宇 )